我与农村学校
2017年11月07日   审核人:

我是一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现在正就读于南昌大学。从小乡村走到大省城,十几年的求学之路,漫长而艰辛,现在,我只是单纯地想用我的笔触,把发生在我和这片土地上的故事轻轻诉说。


还是十年以前,我还在农村老家的时候,爸妈外出打工,爷爷奶奶在家照顾我。到了该入学的年纪,我就背起书包跟着同村的孩子一起上学去了。


那时候,学校就是一个比较大的院子,呈“品”字形分布的三排瓦房就是我们的教室。院子中间是操场,黄土飞扬的操场。我们仅有的体育器材是校门口那两组生着锈的双杠,而我对那两组双杠印象尤为深刻,因为曾经,我在双杠上倒挂的时候,头朝下摔下来过,双杠下面没有护垫,甚至没有沙坑。


那时候上学最怕下雨天,印象深刻的事情也都发生在下雨天。


那时候家里距离学校比较远,午饭不能回家吃,学校没有学生厨房,所以也不能提供午饭,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自己从家里用一个大的茶缸带着饭去上学。在一个下雨天,我用塑料袋提着装好的饭刚出门,袋子破了,茶缸掉到地上,饭撒了一地,奶奶脾气不好,我自然而然地被骂了一通。


那时候上学没有大路,只能走田埂,上学路还算“和平”,等到放学的时候,村里一些年纪大的孩子通常是走在前面,他们经常会把田埂两边的草打个结,做成了一个陷阱,等着我们这些小朋友被绊倒,然后他们在一旁哈哈大笑。雨天的时候,那些走在前面的人,总喜欢把田埂踩得很光滑,我们小朋友们也就经常在这光滑的田埂上摔倒,记得有一次,幸好有大姐姐把我拉住,我才免于摔到旁边的水田里去。


这段经历很难忘,但我却不愿意过多地去回忆。


就在这个暑假,我带队参加了学校的暑期三下乡,我们决定回到家乡的那片土地上,去看一看那些像我小时候一样,还在田间地头的孩子们。


我们首先回到我曾经上学的那所村小。沿着水泥路走到学校,学校的变化着实让我大吃一惊。远远看去,以前长着青苔、歪歪扭扭的围墙已经重建,被粉刷得雪白雪白。以前的平房摇身变成了三层的楼房,走进教学楼,我们发现每个教室的学生都屈指可数,但是每个老师都还是很认真地在上课,每个教室也都布置得很漂亮。在校园里逛逛,我们看到了美术室、电脑室、音乐室、多媒体教室…我们在一个只剩两个学生的教学点也看到了一栋漂亮的楼房,看到了配备的各种工具,看到了一块带电子屏可手写的黑板。九堡镇密溪小学为了设立电脑室,校长甚至把自己的办公室腾出来,将办公桌搬到了本来就不大的卧室里。


我们不理解,为什么现在学生这么少,各种设备却这么齐全?我们问各个学校的负责人,他们都会说道:“现在的政策是,即使只剩一个人,我们的学校也要办下去,而且要朝着均衡化的方向办下去。”


我们也走访过只剩几个学生的教学点,教学点的老教师们都很朴实,他们都怀着一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简单信念,他们都相信农村有一天会再次繁荣,而农村学校,也会再一次兴旺,所以,他们都还在坚守。


顿时,我心生感激,感激现在的政策,感激屹立不倒的教学点,感激那些还在坚守,从未放弃这些农村孩子的人们。


除去感激,我也很羡慕,羡慕他们丰富的器材、羡慕他们漂亮的教学楼,更让我羡慕的,是他们的“免费午餐”。很多学校已经有了学生厨房,有的学校正在建学生厨房,有了这些厨房,孩子们的营养餐就变成了在学校吃的“免费午餐”,他们再也不用带着饭上学,中午再也不用吃硬邦邦的冷饭,也再也不用像我小时候一样,因为把饭摔了而挨骂或者挨饿了。在一所小学调研时,我们刚好赶上了孩子们的午饭时间,孩子们很开心,我们,也很开心。


在实践中,我们也不是没有发现问题,师资紧缺便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尤其是音体美专职教师的匮乏,让很多器材都只能静静地躺在角落里蒙尘。但也就是在我们实践期间,我们看到省教育厅等部门联合发文,招募大学生去往农村支教,虽然只是180名,可能无法根治师资不足的问题,但是,重视基层、支持教育,我们一直都在做,不是吗?


农村基层学校教育——她曾经老旧凋敝,但她正焕发新生;她曾经令人揪心,但如今也让人安心。她也许还存在很多问题,但至少,那些低矮瓦房、那些破旧器材、那些难忘而不愿过多回忆的岁月,都已经留在了过去。正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基层教育正越办越好,这些田间地头的孩子们,正茁壮成长。


关闭窗口

本网站由江西省教育厅主办,江西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南昌市红角洲赣江南大道2888号江西教育发展大厦
严禁复制、镜像。备案序号:赣ICP备0500589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