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亨瀚(1894—1928)  
遗墨;扪心自问,尚属光明,公道未泯,终可昭雪;长剑走天涯 [详细]
裘古怀(1905—1930)  
胜利的时候,请你们不要忘记我们共产党员是杀不完的在狱中与敌人针锋相对 [详细]
黄竞西(1897—1927)  
惟我们不能偕老,夫妻能偕老的有几个呢?望你们继续前进,万勿灰心受尽酷刑惨遭割舌英勇就义 [详细]
郭亮(1901—1928)  
我事毕矣,望善抚吾儿,以继余志砍头不过是“告老还乡” [详细]
殷夫(1910—1931)  
​别了,哥哥写给一个哥哥的回信不是翻译家,胜似翻译家 [详细]
夏明翰(1900—1928)  
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切切泪涟涟你别让子规口血蒙了眼,别用泪水送儿别人间我们没有罪,我们要争斗从名门少爷到千古英烈 [详细]
贺锦斋(1896—1928)  
我决心向培养者教育者贡献全部力量,虽赴汤蹈火而不辞革命诗人跟着堂兄赴疆场 [详细]
赵一曼(1905—1936)  
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我的孩子要替母亲继续斗争“红枪白马”女政委 [详细]
卓恺泽(1905—1928)  
你们乐知天命的等着光明到来吧以笔为枪直刺敌人心脏 [详细]
陈毅安(1905—1930)  
无字书实现我们真正的恋爱我的父亲陈毅安‍ [详细]
陈觉(1903—1928)赵云霄(1906—1929)  
如今之死,则重于泰山了你的父母是个共产党员 [详细]
邹子侃(1912—1932)  
宁死不求虚伪、卑污、罪恶的自由狱中特别党支部的斗争 [详细]
杨匏安(1896—1931)  
示难友死可以,变节是不能的  [详细]
李鸣珂(1899—1930)  
切莫为我空悲痛对准敌人猛攻!猛攻!‍ [详细]
李大钊(1889—1927)  
谋中国之解放李大钊最后的日子 [详细]
江诗咏(1905—1930)  
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为工农无产阶级谋利益所不能放心者就是白发双亲不能奉养视死如归江诗咏​‍  [详细]
杜永瘦(1906—1928)  
啪啪啪的枪声,是我们诀别的标志只有干共产主义才是人类的出路‍ [详细]
刘愿庵(1895—1930)  
把全部爱我的精神,灌注在我的事业上此身纯为压迫者牺牲,非有丝毫个人企图我除了服从于真理之外,绝不服从于其它 [详细]
刘邵楠(1903—1928)  
刀放头上不胆寒铡刀下也绝不变节 [详细]
刘伯坚(1895—1935)  
生是为中国,死是为中国,一切听之拼作阶下囚,工农齐解放 [详细]
刘谦初(1897—1931)  
爱护母亲!孝敬母亲!听母亲的话!只有武器握在手,可把细水变洪流。 [详细]
吉鸿昌(1895—1934)  
夫今死矣!是为时代而​牺牲我是中国 [详细]
史砚芬(1903—1928)  
弟妹!今生就这样与你们作结了!虽死犹存烈士魂 [详细]
邓雅声(1902—1928)  
饮弹从容向天啸,永留浩气在人间!平生从不受人怜,岂肯低头狱吏前 [详细]
邓恩铭(1901—1931)  
诀别我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邓恩铭! [详细]
邓贞谦(1907—1928)  
杀不尽头颅流不尽鲜血暴动不怕激烈,牺牲要有价值 [详细]
方志敏(1899—1935)  
我们临死以前的话伟大的“共产主义的殉道者 [详细]
毛泽建(1905—1929)  
只要革命成功了,就是万死也无恨。就是碎尸万段,我也不会低头! [详细]
王器民(1892—1927)  
继我志呵!继我志呵!以笔墨书报发展琼崖红色文化 [详细]
王孝锡(1903—1928)  
自古英雄多患难,岂徒我今然!一腔热血要浇​遍地球西东 [详细]


品读《红色家书》之刘伯坚致诸兄嫂

品读《红色家书》之邓贞谦狱中绝笔书

品读《红色家书》之江诗咏在狱中写给父母亲的信

品读《红色家书》之方志敏《我们临死以前的话》

品读《红色家书》之毛泽建就义前的遗书

品读《红色家书》之王器民给妻子高慧根的遗书

品读《红色家书》之王孝锡烈士给父母的诀别信